<ins id='8t9b'></ins>

      <acronym id='8t9b'><em id='8t9b'></em><td id='8t9b'><div id='8t9b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8t9b'><big id='8t9b'><big id='8t9b'></big><legend id='8t9b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1. <span id='8t9b'></span><i id='8t9b'><div id='8t9b'><ins id='8t9b'></ins></div></i>
    2. <dl id='8t9b'></dl>

    3. <i id='8t9b'></i>
    4. <tr id='8t9b'><strong id='8t9b'></strong><small id='8t9b'></small><button id='8t9b'></button><li id='8t9b'><noscript id='8t9b'><big id='8t9b'></big><dt id='8t9b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8t9b'><table id='8t9b'><blockquote id='8t9b'><tbody id='8t9b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8t9b'></u><kbd id='8t9b'><kbd id='8t9b'></kbd></kbd>

      <code id='8t9b'><strong id='8t9b'></strong></code>
    5. <fieldset id='8t9b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暗戀的代價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27
          • 来源:苍井空的电影_苍井空的图片_苍井空教师BD在线观看全集

          羅蓉高挑、白皙,眉眼處自然間含有一股風情。這樣的女人很容易迷倒身邊的男人。我第一次聽說羅蓉,是因為莫小度。

          羅蓉是英語系的,莫小度和她同班。那時候,莫小度已經瘋狂地愛上瞭羅蓉。而他愛的方式又很奇特:他不停地來找我,對我滔滔不絕地講述關於羅蓉的一切。他的講述細致、冗長,往往要花費很長時間。次數多瞭以後,我發現一些漏洞。比如同一個細節,他在不同的時候講得並不相同。我開始懷疑,在他的講述裡,有多少成分是真實的,又有多少成分不過是他的幻覺或冥想?而且,在講述過程中,他一會兒飽含激情,滿臉喜悅,一會兒又情緒低落,神情沮喪。對於羅蓉的某一個表情或某一句話,他通常都要作長時間的分析。在我聽來,他的分析有時候有些道理,另一些時候則顯得荒誕不經。但他樂此不疲,一有什麼動向,就會跑來找我。

          那段時間,莫小度弄得我很不舒服。我說,你好像把我當成瞭羅蓉,整天對著我傾訴衷腸,可是這又有什麼用呢?

          莫小度顯得不好意思,看上去很羞澀。他說,我不過是想做到爛熟於心,把各種情況都預料到。真到瞭對她表白的時候,才有可能成功。

          一天,我和莫小度一起,在校園裡碰到瞭羅蓉。當時,我們正準備去圖書館,迎面走來瞭一個女人。剛開始,我不知道那就是羅蓉。我隻是突然感覺到莫小度有些異樣,他的身體陡然變得僵硬,步子也邁得扭曲和誇張,眼睛故意看著別處。走過之後,莫小度的身子吱的一下,很明顯地松弛瞭下來。他好像還籲出瞭一口長氣。

          她就是羅蓉。莫小度說。

          我回憶瞭一下,她的確是個美麗的女人,但不太註意莫小度。在我們擦肩而過時,她好像禮貌性地笑瞭笑,又好像壓根兒就沒笑。

          這讓我驚訝,我說,你們就像是兩個陌生人。

          莫小度痛苦地點瞭點頭,他承認這種說法。

          你應該向她表白。至少你應該讓她知道你在愛著她。否則,你的這些情感她毫無覺察,到頭來隻會傷害你自己。

          莫小度低下頭,很認真地想瞭想。當他重新抬起頭時,雙目灼灼。我也這樣想過,可是,像我這樣愛她的人絕不止我一個。這之前,王星悅給她寫過情書,被退瞭回去。李慶滿當面對她表白過,也被拒絕瞭。而他們的條件都比我好,我如果對她說瞭,也會馬上遭到回絕,那我從此就沒有希望瞭。我就這樣愛著她,等待機會,我想機會總會有的。

          我相信莫小度愛得很辛苦。但我能夠理解:那不過是少年時代的一段癡情。誰沒有過這種時候呢,暗戀或者單戀某一個人?隨著時間的推移,這種情感將會漸漸消解,就像從來不曾出現過。然而,在莫小度身上,我的這種想法後來被證明是錯誤的。

          畢業後,莫小度進瞭機關。羅蓉進瞭一傢公司,後來又跳槽去瞭外資企業。

          我則做瞭一名記者。這幾年東跑西顛的,很少和莫小度聯系,隻是過一段時間通一下電話。莫小度在電話裡一如既往地訴說著對羅蓉的感情,而我總是催促他盡快表白。我說,你不能再耽誤瞭。莫小度每次都說再等等,他要找一個最佳時機。

          2001年春天,莫小度在某一天夜裡突然來到我的宿舍。他把一瓶白酒砰的一聲蹾在桌子上。來,我們喝酒。

          過去,莫小度一直是個溫文爾雅的人,他從不喝酒。我估計有比較重要的事情發生瞭。我扒拉開酒瓶,有事說事,弄這幹嗎?

          莫小度執意要喝,一口下去瞭小半瓶。我剛參加瞭一個婚禮,你知道是誰嗎?

          莫小度試著對我笑瞭一下。他的臉龐皮膚發青,嘴唇泛白,毫無血色。我懷疑是酒精造成的。笑容從他臉上一掠而過,消失得無影無蹤。

          羅蓉?

          你怎麼知道?

          看你掉瞭魂的樣兒,除瞭她,還能有誰?

          莫小度又喝瞭一口酒。他的情緒逐漸變得激昂,臉孔赤紅,血色重又回到嘴唇上,並且顫抖著。他現在表現得很憤怒,憤怒得就像是一個詩人。莫小度的情緒變得這麼快,讓我驚恐。她為什麼要這樣?她為什麼要這樣作踐自己?她曾經拒絕過王星悅,也拒絕過李慶滿,而我還來不及向她表白。難道這就是理由?這就是她嫁給那麼一個卑賤猥瑣男人的理由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