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ins id='esvvo'></ins><fieldset id='esvvo'></fieldset>

  2. <i id='esvvo'></i>

  3. <tr id='esvvo'><strong id='esvvo'></strong><small id='esvvo'></small><button id='esvvo'></button><li id='esvvo'><noscript id='esvvo'><big id='esvvo'></big><dt id='esvvo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esvvo'><table id='esvvo'><blockquote id='esvvo'><tbody id='esvvo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esvvo'></u><kbd id='esvvo'><kbd id='esvvo'></kbd></kbd>
  4. <acronym id='esvvo'><em id='esvvo'></em><td id='esvvo'><div id='esvvo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esvvo'><big id='esvvo'><big id='esvvo'></big><legend id='esvvo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<i id='esvvo'><div id='esvvo'><ins id='esvvo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<dl id='esvvo'></dl>

          <code id='esvvo'><strong id='esvvo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  <span id='esvvo'></span>

          半路情緣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19
          • 来源:苍井空的电影_苍井空的图片_苍井空教师BD在线观看全集

            羅剛的妻子去世幾年瞭,他一直沒動心思再找,最近朋友給他介紹瞭一個寡婦,說是很能幹,居傢過日子是把好手,讓他見見,他推脫不掉,隻好答應,見面地點約在一條小吃街上。

            羅剛去瞭,因為去的早,等的人似乎還沒有來。他就在約定的那間露天的小吃棚找張桌子坐下,一位大嫂摸樣的人給他倒瞭水,問他吃點什麼,他笑笑說:“先等等,還有一位沒來。”

            大嫂沒吭聲,忙著去招呼別的客人。

            羅剛坐著無聊,眼睛註意到那位大嫂麻利地穿梭在客人之間,客人點瞭菜,這桌要這個,那桌要那個,她也不用筆記上,那麼多人,上菜的時候絲毫不差,記憶力真是驚人。

            眼看著十幾桌都客滿,隻有他空占著桌子不點菜,再來客人的時候,大嫂瞄瞭一眼羅剛,羅剛便有些坐立不安,站起身來說:“要不我去外面等吧!”

            大嫂慌瞭,拉著他說:“你坐!你坐!”然後對後來的客人們說:“抱歉瞭!沒有空座位瞭。”客人們走瞭,羅剛不好意思地說:“你瞧,我等的人還沒來,耽誤瞭你的生意,真不好意思。”

            大嫂笑瞭笑,臉微微有些發紅。剛要說什麼,就被鄰桌點菜的聲音叫走瞭。

            大約又過瞭一個小時,羅剛看瞭看表,已經過瞭約會時間。這時大嫂把一疊菜放在瞭他的面前,他驚訝的地說:“這……”

            大嫂笑瞭,拿起一瓶啤酒給他倒瞭一杯,自己也到瞭一杯,然後一口喝下,抹瞭一把嘴說:“抱歉瞭,你等的人是我,可剛才太忙瞭,沒顧上……”

            羅剛張大瞭嘴,有些難以置信。

            大嫂指著杯子說:“來!喝一杯吃點菜,等這麼半天餓瞭吧!”

            羅剛確實渴瞭,端起酒杯咕咚喝瞭一大口。

            大嫂撩瞭撩劉海,說道:“本來不想約在這裡見面,可是我這一天太忙瞭。早上要進菜,下午要把菜什麼都洗幹凈,隻有晚上開店的時候能有些時間,你不介意吧?”

            羅剛搖搖頭,不知道該說什麼,一下子成瞭傻子、呆子。

            大嫂面色一暗道:“呵呵!我想你一定不會相中我,你看我顯老吧!我才三十六歲,可我自己看上去都像是四十六,哎!幹這活,有時臉都顧不上洗……”

            話還沒說完,有一桌喊老板結賬。大嫂立刻起身去瞭。笑呵呵的和那幾位聊瞭幾句,才回到桌前。

            羅剛有點如坐針氈,他想站起來告辭,可是天突然下起瞭雨來,嘩啦啦的下得很大。大嫂再也不顧上和他聊天,慌亂的收拾著露天的餐桌。

            羅剛不好就這樣走瞭,隻能幫著大嫂一起收拾,這麼大的雨,片刻間倆人就都濕透瞭,他問大嫂:“天天這麼忙,咋不雇個人?”

            大嫂說:“雇瞭,可都沒有幹時間長的,不是嫌棄給的錢少,就是嫌活累。”

             “可就你自己幹,也太累瞭吧!”

            大嫂手腳不停的說:“不累,習慣瞭。以前也沒想過幹這活,剛結婚的時候享瞭幾年福。我那死去的老公是個知冷知熱的人,對我極好,不讓我出去幹,說是累。哎!誰承想他病瞭,去醫院一查癌癥。為瞭他的病我出去打工,賺得太少,索性自己開瞭這傢店。別看這店小,賺得錢可不少,沒有這店,我真沒有錢給他放療化療,可後來他還是死瞭。”說話間,她已經把外面的桌椅都收拾妥當,笑著問他:“冷吧?這樣,進屋吧!咱們在灶臺邊聊聊,也考考衣服”

             “還是不瞭,天也不早瞭。”

            大嫂見羅剛拒絕,拿瞭條手巾用力的幫著他擦臉上和頭上的水。

            羅剛看著她臉上的水珠,心裡泛起一陣莫名的難受。她究竟是個怎麼樣的女人,竟然能吃這麼大的苦,他心裡糾結著痛著,是,她的樣貌一般,還很顯老,可是她身上就有種吸引他的東西。於是他抓住瞭她的手,搶過瞭毛巾,輕輕的擦去瞭她臉色的水珠,才發現她的眼睛是紅紅的,樣子楚楚可憐。

            他真想把她摟在懷裡,可他忍住瞭。指著灶臺說:“走咱們去考考衣服……”

            她聽完一愣,然後笑瞭,笑容像花一樣燦爛!